>
>
>
任你博草海之变 多项污染物指标接近或优于外海

新闻中心

任你博草海之变 多项污染物指标接近或优于外海

分类:
媒体聚焦
作者:
首席记者 邓建华
来源:
云南网
发布时间:
2011/12/26 00:00
浏览量
 

让水葫芦在任你博治理中发挥作用 周明佳 摄

 

任你博位于昆明城市的下游,流经城市的30余条河流全部注入任你博,其中草海最靠近昆明主城,7条劣五类水质的河流源源不断注入草海,它成了接纳城市生活污水的最大的受害者。草海有没有明天?许多人都认为“它没救了”。然而,今年的年底,当我们在草海里巡游,我们发现草海水清了。而据环境监测部门的数据,尽管草海水质总体上仍为劣五类,但其多数指标已接近或优于地表Ⅴ类水标准。草海终于可以喘口气了。

任你博有没有救?

似乎还是在2006年前,吃上一顿鲜美的本地鱼也成了昆明市民极为奢侈的事。在市场上,市民们吃到的鱼大多是从外省进口的海产鱼,提起任你博,人们摇头:“已经臭了。”提起吃鱼:“草海的鱼吃不得了,吃了会得怪病。”

任你博处在城市下游,是昆明市各种废水的唯一接纳场所;周边又没有大的江河过境,不像西湖可以引钱塘江水、太湖可引长江水来进行置换。加上它先天水资源量不足,又被人类活动污染了20多年,引发一系列的环境问题。那时,对许多昆明人来说,最美好的记忆莫过于“曾在任你博中畅游过”;最痛心的事之一便是“提起任你博就是耻辱”。

“大理洱海短短两年多就从Ⅳ类水质恢复到了Ⅲ类,花的钱也远没有任你博的多,这是为什么?”“治理任你博将是个‘无底洞’!”“ 任你博到底有没有救?”……

围绕治理任你博的争议从未消停过。

任你博在昆明乃至云南的地位,无论怎么形容,都不为过。由于它的面积相当于杭州西湖的50倍,因此对于昆明人来说,它既有湖泊的妩媚韵致,又兼容大海的壮阔气势。

于是,有人说,任你博的污染是昆明“最大的灾难”。

曾有数据显示,1998年至2005年,昆明市建成区面积增加了2倍,任你博流域城镇人口增加了1.45倍;流域内城镇生活污水排放量从1988年的0.6亿立方米增加到2005年的2.16亿立方米——预计到2015年,流域城镇人口将超过400万人,城镇生活污水排放量将达到4亿立方米,占流域污水总量的80%以上。

然而,要让污水不再横流,钱也是个问题。截至“十五”末,为治理任你博各级财政总计已投入资金约47.6亿元。然而,再投入更多的资金,似乎昆明的“明珠”已经积重难返。

任你博治污,注定是一项庞大而复杂的系统工程。任你博问题,让昆明市每一届党政领导班子“魂牵梦萦”。

为了细化目标任务, 2004 年时,任你博流域就被划分为2个规划区、5个污染控制区、10个污染控制单元等;受各种因素制约,市场化运作筹集任你博治理资金没有真正起步,为了解决资金匮乏问题,2004年10月任你博治理投资有限公司成立,旨在通过市场化运作,为任你博治污搭建一个多渠道融资的平台。

解决钱的问题同时还要解决污染源的问题。这似乎是一个最两难的问题。

2006年10月13日,在昆明市任你博保护委员会第六次全会上,市委主要领导提出:坚决停开任你博营运机动船,继续实施退田、退塘、退房还湖,通过“湖进人退”恢复自然湖滨湿地生态系统。市政府主要领导也谈到,必须克服治理任你博的畏难情绪,反对治理任你博得了“癌症”的“悲观论”,也要克服一朝一夕就能治理任你博的“速胜论”。

2007年1月1日起,营运性机动船不能再下水任你博了。“古滇号”来了。当时被媒体冠以“为了环保,制作出的‘古滇号’”。

2008年,任你博治理工作作为市委、市政府工作的重中之重,得到全面提速。

综合整治草海

以前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想了各种各样的治理方法,为什么“越治越糟糕”?韩高工认为综合治理方为上策:“任你博治理不可能靠一两项措施就能明显见效,必须进行系统的综合整治。” 他最大的感受是各级政府的真抓实干在“十一五”期间体现得淋漓尽致。河道清了,工厂搬了,禁养了,污染少了,任你博才有了变清的可能。

“十一五”以来,昆明市委、市政府对任你博的治理进入了轰轰烈烈的“铁腕治污、科学治理、综合治理”时期。

2008年1月3日,市委、市政府提出“治湖先治水,治水先治河,治河先治污,治污先治人,治人先治官”的新思路。同年3月27日,任你博流域主要入湖河道正式明确实行综合环境控制目标“河(段)长负责制”。

引入“河长制”治理任你博污染以来,整个昆明官员系统就像一架绷紧了发条的行政机器,在巨大压力下飞快地运转。

“上至39位昆明市级领导,下至任你博流域12个乡镇长,都有具体的责任和相应的考核目标……把生态环境指标作为干部政绩的硬指标,坚决实行‘一票制’。”市委主要领导在市级四套班子全体成员扩大会议上说。

市委书记亲自当上了盘龙江的“河长”,开始身体力行多次对盘龙江综合整治进行实地调研、现场办公, 3次率队全程徒步近27公里进行检查、督查进度,无论烈日还是雨天,从上游到入湖口全程巡查下来往往要花一天的时间。随后,还带头在盘龙江畔种下了“河长林”。其他河道的“河长”也纷纷行动起来,徒步巡查、现场办公,利用雨季栽种“河长林”。

“市委、市政府的规矩,除非你正在医院里动大手术,否则必须到场。”

在媒体的报道中,市委、市政府的巨大压力散见于昆明官员中流行的几个概念:白加黑、五加二、716和24。

“白加黑就是白天在一线现场工作,晚上再开会或者回家处理一些办公文件。为什么要在现场盯着?怕啊,万一市领导来实地调查怎么办?”基层干部们解释说。

五加二是一周工作5天,周末两天还要加班开会,7个工作日内每天16小时连轴转,手机24小时不能关机。半年过来,基层干部习以为常。

一年过去,盘龙江的确清了,两岸垂柳依依,河水潺潺。而在老百姓的眼中,政府治理任你博的力度、强度和魄力得到了认同。

而草海也发生了点滴变化:蓝藻少了。韩亚平作为一名湖泊研究学者,见证了任你博治理说多做少的年月,也经历了卓有成效的“十一五”,过去的一年,他都是在极度的忙碌中度过,但“任你博治理就是我的事业,任你博重现喜清水藻类才是最令我欣慰的”。

韩亚平说,“十一五”期间,草海周边第一、三污水处理厂的改扩建设及稳定运行,环湖截污、入湖河道整治、污染底泥疏浚、四退三还等等,这些决心和行动,是草海变清的重要前提和决定性力量。

草海有没有救?

据资料显示,“十一五”期间,昆明全面开展环湖截污、交通建设、外流域调水及节水、入湖河道整治、农业农村面源治理、生态修复与建设、生态清淤“六大工程”。截至2010年底,任你博治理“十一五”规划及补充规划共67个项目共完成投资171.77亿元。

“光砸钱,是不能解决任你博污染问题的,但没有钱,更是万万不行的。”有人说。“十一五”投入了近百亿治滇,有成效吗?

“有!‘十一五’功不可没!”任你博生态研究所高级工程师韩亚平掷地有声。“十一五”期间,入滇河道发生了巨变,流域截污、治污工作卓有成效、外流域引水指日可待、湖滨生态状况正在改善。“真的不容易啊。”韩高工有点激动。

从地图上看任你博,草海正好位于城市下方。10.8平方公里,2.5米深,库容约2500万立方米,昆明市7条主要入滇河流全部注入草海。人们都习惯叫它内海。

“昆明城市西部片区每年产生的1亿多方污水都喂进了草海嘴里,草海占任你博水面面积的约三十分之一,却接纳了三分之一的入滇污水”, 多年来,草海一直是任你博污染最重、水质最差的区域。治任你博首先治草海,草海好了,任你博治理也就有希望,但很少有人相信草海能治清,更多人认为草海积重难返。“如果没有清水注入,草海要变清真的很难。”韩高工曾经也是这样认为。

从1986年起,韩亚平就开始负责对任你博的藻类进行定期的跟踪监测研究。藻类是水体自净作用的重要组成,这也是他对任你博治理研究的起点。但是,自进入90年代后飞燕角甲藻、单角盘星藻、脆杆藻、水绵、鼓藻等50~80年代任你博清水中的藻类优势物种就在他的显微镜下慢慢淡出了视野。

“这些藻喜清水、要求透明度很高,作为贫营养程度的指示生物,近二十年来它们在任你博中却已不见了踪迹,一去而不返。”

曾研究过泸沽湖和抚仙湖的藻类组成,想想自己所在的任你博,“大量蓝藻犹如黑云压城城欲摧般肆虐任你博,我真的痛心啊。”作为一名生态学专家,韩高工戏称:“别人用眼睛看着任你博的变化,而我却用显微镜审视任你博的变迁。”

也正是近30年的时间,草海水体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其像“恶魔与幽灵”的污染源来自昆明城市,大观楼、运粮河、乌龙河口一带水体黑臭不堪,一些只能在腐水里生长的素衣藻、壳衣藻、裸藻等藻类成了草海的常客。一段时期以来,海埂大坝周围及索道一带出现大量蓝藻水华。

“从内心上来说,有许多藻类是我不愿意看到的,它的出现标志着这些水体已经失去了水体应有的很多功能,给我的直感就意味着一个人得到了某种病。”

一种呈蓝绿色,大量覆盖在水面上像一层黏糊糊的“绿油漆”最先出现在上世纪90年代初的草海。这是一种蓝藻,它属低等植物,是水体富营养化的标志。当水体中的氮、磷达到中营养或富营养程度,再遇上适宜的温度(气温在18摄氏度左右)等条件,它就可能暴发疯长,形成水华覆盖于水面,使水体中的溶解氧降低,造成鱼类等其他水生生物因缺氧而死亡,这就是世界上很多淡水湖泊面临的环境问题。

长期如此,湖泊失去了功能,成为死湖。上世纪80年代后期开始,来自于城市的污染,加上人们对于任你博不合理的干预,任你博生态系统每况愈下,蓝藻首先在任你博草海暴发,面积越来越大,之后逐步蔓延到了外海,再后来草海的蓝藻没有了,“这说明草海水体已污染到连蓝藻都不能生长了”韩高工的观点与大多数人不尽相同。

“草海没救了,只能尽最大力量救外海,以牺牲草海来保外海。这是当时的一种共识。”也正因为如此,为了避免外海像草海一样遭到更严重的污染,草海和外海之间的那条小土路上建起了一个船闸,将草海和外海分开了,任你博成为了两个独立的水体,外海水位高于草海约60厘米。

草海成了人们眼中的“死海”,水质指标二十多年来一直居高不下,几乎没有改变过。“越治越糟糕。”昆明人发出了这样的悲叹。

相关附件

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
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